友情链接:1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网 澳门百家乐网 博彩公司 澳门博彩 博彩评级 网上赌博 888真人赌博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永利赌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网站 新葡京网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新葡京官网 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官网 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客户端 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手机app下载 澳门新葡京娱乐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网址 澳门新葡京网 澳门新葡京游戏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址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网站 澳门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赌侠诗 澳门新葡京国际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 澳门新葡京app 澳门新葡京捕鱼王 澳门新葡京捕鱼 澳门新葡京网上娱乐 澳门新葡京真人娱乐 澳门新葡京投注 百家乐网页游戏 真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百家乐网 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官方网站 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网址 线上百家乐
小羽这个人 - 散文天地 - 云窗雾阁 - Powered by Discuz!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云窗雾阁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4|回复: 1

[[原创]] 小羽这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6 0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羽是我一篇小说中的人。
    这是一次很痛苦的创作历程,光是准备工作就做了八年,创作又用了四年。小说的名字也是改了又改,一开始叫《机关》,后来改为《半醉半醒》,再后来又改为《左眼跳右眼跳》,最后改烦了,干脆叫《日》。
    女主角就是小羽。
    十二年,我人生最美的时光,全都耗在了里面,说起来没人会信的,我就这样一做十几年。身体做垮了,视力也大不如前,本来我的眼睛就不大,现在瞅人老是眯着一双小眼睛,显得特色特猥琐。第一个发现我有些异样的人是我老婆,她怕我出意外,背着我把七大姑、八大姨请到家中,名曰会餐,实则会诊。最后,集体观摩的结果是:一切正常。
    皆大欢喜。
    写还是不写?怎么写?一直是我的顾虑。完成小说初稿后,我把她锁在电脑加密文件夹里,不想也不敢轻易地示人。虽然,我一再声称这不是“官场小说”,也不是“情色小说”,但小说的部分情节实在太离奇荒诞了,我还是怕有人对号入座,给自己招来是非。
    这一锁又是两年。
    想起小羽,是这篇小说还没有收尾。
    按照我原先情节设计,小说是一个小团圆的结局。小羽的情人老俞远走高飞,调到市里一家国企干副老总走了。在老俞的帮助下,小羽也顺汤顺水,下派到某个大镇挂了一个副书记的职。
    想不到的是,本来半推半就的小羽,对老俞动了真情,我只好为他们重新设计了桥段。有一次,老俞到小羽家过夜,半夜遇到一个醉酒邻居敲错门,让老俞受到一场不小惊吓。正处在人事调整敏感期的老俞,思前虑后决定和小羽分手,但爱上老俞的小羽,怎么也不肯答应,在一番争吵之后,小羽声泪俱下对老俞说:分手就分手,你还以为我舍不得你呀?大叔,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分手后,你这辈子都别指望再遇到像我这样的人了。
    一语成谶,老俞真的没有等到和小羽分手那一天。
    在突如其来的官场算计和被算计中,老俞被纪委找去“喝茶”。按理说,“喝茶”的老俞是不该死的,该死的是小羽那句话,让一根筋老俞感到了绝望。鬼使神差,他竟在一天夜里,爬上小羽家的十七楼楼顶,而我竟狠心地让他跳了下去。这样的结局,对老俞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但对小羽来说,实在是过于残忍了。
    因不忍而被我最后放弃。
    那些日子,我经常一个人呆坐在电脑前,茫然四顾,任凭一首老掉牙的情歌,翻来覆去地空唱。我想找一个光明的尾巴,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很痛苦。
    当初,我动手写这篇小说时,是有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痛如此之深,甚至比老俞的死还难受。脱稿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一种无端的失眠烦躁中,对老俞的怜惜、对小羽的怜爱,就像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始终无法忘怀那个离开了老俞的小羽。
    去年冬天,有外地回庐的故友送我两把上好的紫砂壶,正宗的宜兴砂泥,名家制作。我很喜欢,自用了一把。另一把,我想到了好友金戈。金戈是一个有故事的暖男,把壶送给他,我想大概不会委屈了这把壶,顺便也想让小羽在人前露个脸。
    那天,金戈到我家取壶,站在书房里,双手一个劲地在壶身上搓,没有丝毫留步的意思。我说:最近我特无聊,写了一篇小说,想请你帮我看看。他连说:好好好!有些微醺状态的金戈,似乎并没有领会我的用心,坐在电脑前,来回拖着鼠标,不停地翻着页面,
    我很怀疑,金戈是否认真在看。
    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风雨之后,老俞问小羽:我们会有未来吗?
    小羽说:没有,总有一天会结束的。
    停顿了一会,小羽问道:那时你会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吗?
    老俞说:不会的。
    小羽说:你想写的时候就写吧,我不拦你的。我只请求不要把我写得太完美,也不要把我写得太绝情,我更不想看见你的痛苦。
    金戈把鼠标点在这段对白上,停止了翻动,双手握紧了那把刚到手的壶,开始不停地摩挲着。然后转过身,眯着一双似醉似醒的小眼睛,一脸认真地对我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了。
    说罢,揣着紫砂壶,咳嗽几声,一脸坏笑走了。
    小羽藏在我的电脑里,终没有以真面目示人,我也没有发表这篇小说的打算,甚至连这篇小说名字,都没有最后敲定。
    有段时间,我曾试图还原小说中的场景,按照小说中零零星星线索,一个人,独自去访过小羽和老俞经常约会的“梦林酒家”。
    步行街仍在。
    时过境迁,只是无人知晓那个叫“梦林”的小酒馆在哪?有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告诉我:很早以前,这儿确有这么一个小酒馆,后来店面几经转手,改了名字,具体位子,记不清了。
    想想也是。
    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选这个似是而非的小酒店?颇为费解。
    也许,某年某月某人真的来过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云窗雾阁 ( 苏ICP备12033545号,公安备32080202000117  

苏ICP备12033545号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7号

GMT+8, 2017-6-27 01:14 , Processed in 0.2260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